揭假结婚下的京牌交易:京户买主7万 外地户10万汽车

北青网 / 汽车 / 2017-02-25/阅读:
结婚如今被个别人作为了一种交易的手段 在老伴去世三年之后,张雪芬再婚了。不是因为感情,而是为了帮女儿女婿弄来一张北京车牌。 结婚过户车牌在时下北京,被中介推销为落户到自己名下性价比最高的方式。 在中介的牵线搭桥下,需要北京车牌的买主,与名下有

结婚如今被个别人作为了一种交易的手段

在老伴去世三年之后,张雪芬"再婚"了。不是因为感情,而是为了帮女儿女婿弄来一张北京车牌。

"结婚过户车牌"在时下北京,被中介推销为"落户到自己名下性价比最高的方式"。

在"中介"的牵线搭桥下,需要北京车牌的买主,与名下有北京车牌的人结婚,然后在车管所进行夫妻机动车号牌变更手续,卖方把其名下的车辆及车牌变更到买方的名下,双方再离婚。由此,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换来了一张梦寐以求的北京车牌。

曾处理过类似纠纷的犀牛法律律师涂晓农表示,婚姻无真假,在婚姻续存期产生的各种风险,往往是当事人始料未及的。

相比对风险的担忧,张雪芬说,她更加被这样的婚姻"虐心"。

北京车牌的稀缺让越来越多的人将之视为一项资产

车牌之困

与张雪芬急切的需要一张北京车牌不同,刘为民说,他要离开这座打拼16年的城市了

张雪芬的老伴三年前生病去世,如今看着女儿已经成家,张雪芬甚至动过心思,想着再找个人相伴度过晚年。

女婿各方面都让张雪芬满意。两个年轻人结婚后买了新房、完成了装修,但在买车这件事上却遇到了麻烦。连续尝试过后,小两口还是像参加北京机动车号牌摇号的大多数人一样,成了其中的失意者。

与张雪芬急切的需要一张北京车牌不同,有的人却不再需要。"我准备离开北京了。工地上的东西,能卖的我都卖了,最后剩块北京车牌。"刘为民说,他要离开这座打拼16年的城市了。

刘为民离家的时候,小儿子跟现在最大的孙子是一样的年纪,12岁。他累了,家里还有一个80多岁的母亲。

2001年,刘为民从山东老家来到了北京,跟着姐夫在北京承包工程。那个时候车难买,一辆好一点的车就十几万。而当时建在天通苑的房子没人要,才2000块钱一平方。

那个时候车牌好上,在汽车店买车之后,就能去车管所选车牌号。当时北京车牌随机摇号,一次出五个号码,从五个号码里选一个。

早早买了车却一直租住在平房里的刘为民,临走前处理着在北京的一切,他想把这张北京车牌"卖了"。

收售各类京牌指标成为中介一项越来越火的生意

男标女标

" 中介"把卖车牌的人叫标主。张雪芬是北京女性买主,大概只用7万块钱,若是外地户籍,价码要10万左右

需求之下,一种不那么见得光的"中介"应运而生,并且生意越来越多。当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以求购北京车牌为名,在某论坛发帖后,几家"中介"很快就找了过来,其中也包括小王。

小王给出的"捷径"与婚姻有关,"结婚、递交手续、车辆号牌变更、离婚。两次民政局,两次车管所,就能办成。"

从规则上,这套办法似乎确实可行。根据北京小客车数量调控规定实施细则第三十三条,个人因婚姻、继承发生财产转移的已注册登记的小客车,有关机关依法办理转移登记。

小王所属的中介公司位于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他急着打消客户的顾虑:"结婚之后,结婚证是真的,所有的流程都是合法合规的,受法律保护。"

1.请注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请注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请注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请注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请注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