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醉汉因争执买保健品 打死80岁老友获无期头条

京华时报 / 头条 / 2016-08-11/阅读:
72岁的高某受80岁老友之约到家中吃饭,没想到保健品销售员也在

72岁的高某受80岁老友之约到家中吃饭,没想到保健品销售员也在场。高某反对老友买保健品,大骂卖保健品的人都是骗子。待销售人员离开后,高某和老友发生争执,持板凳将对方殴打致死。昨天上午记者获悉,市二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高某无期徒刑,并赔偿死者家属6.9万余元。

案情

儿子前往探望发现父亲死亡

现年72岁的高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5年1月30日被羁押,同年8月28日被逮捕。

经法院查明,2015年1月26日晚,高某在黄某(男,殁年80岁)位于东城区某胡同的家中,酒后因琐事持折叠凳对黄某的头面部、胸腹部、四肢等部位进行殴打,致对方失血性休克死亡。

相关证言显示,案发当天上午,被害人黄某与几位邻居曾约好中午一起玩牌,直到傍晚牌局散场,黄某也没有出现。第二天中午,其中一位邻居再次找黄某玩牌,他从黄某家窗户看到,黄某蜷缩着躺在地上,旁边还有酒瓶,以为黄某喝多了酒便离开。

4天后,黄某的儿子上门才发现父亲被害。黄某的儿子称,1月30日上午10时30分,他到父亲家送生活用品。进屋后,他看到父亲倒在门后的地上,身下、屋里都是血,屋内一片狼藉。

黄某的儿子称,在院内看到带血迹的脚印,感觉不对,随即报警。急救人员到场后,发现老人早在几天前就已死亡。

当天,高某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公安机关在高某家中起获深色棉布鞋一双,后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足迹鉴定书鉴定意见证明,案发现场地面提取的血迹足迹为高某穿用的右脚黑色布鞋所留。

供述

反对买保健品与老友起争执

高某供述称,事发当天中午,他应邀到黄某家吃饭。到黄某家后,他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在调试保健床垫,后来又来了一个女孩,“我和黄哥以及最早来的一男一女吃饭,我和黄哥喝了白酒”。

“我反对黄哥买保健品,我心里很反感。”高某称,他对着卖保健品的人说他们是骗子,等黄哥把卖保健品的人送走后,他们两人边吃边再次聊起买保健品的事。

高某说,他从胡同厕所回到黄某屋里后,黄某对他拳打脚踢将其打晕,还把他衣服扒了。“我醒来时已经出月亮了,黄哥坐在饭桌旁。我把他揪到地上,拿圆凳打他,一共打了六七下,板凳面掉了我就没再打。”

北京某中医药研究院销售员李女士在证言中称,当天中午,她与单位司机一起到黄某家做售后服务并应邀留在其家中吃饭。当时高某也在场,并与黄某喝了一瓶白酒。司机吃完先行离开,李女士继续安装床垫,因一直安装不好,后叫来了女同事曲某帮忙。

李女士称,同事曲某来了后,她们开始安装,站在一旁且已经喝醉的高某不停地问曲某问题,“我同事没有回答,高某指着同事就骂,说我们这一行的都是骗子。感觉高某情绪越来越激动,我和同事赶紧离开了,后来高某追出院子继续骂,被黄某拦住了”。

判决

家属积极赔偿从轻判处无期

高某的女儿称,她的父亲精神方面不正常,2008年七八月份在朝阳区一家医院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住院治疗一直到2011年。此后,在母亲的坚持下,加之父亲看上去也稳定了,便于2011年出院。

高某女儿还说,父亲在住院前,犯了病会打她和母亲,住院后就不打人了。父亲出院后,只要喝酒就犯病,一犯病就把身边的人关在屋子里,“有一次父亲酒后还把我关在屋子里不让出去,但酒劲一过就跟正常人一样”。

司法鉴定显示,高某临床诊断为酒精依赖综合征,实施违法行为时处于普通醉酒状态,应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事发后,高某亲属赔偿被害人家属4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高某作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明知被害人已年逾八十岁而持折叠凳对其头面部等要害部位猛击,剥夺他人生命的主观故意明显,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高某亲属积极赔偿等情节,可从轻处罚。

综上,市二中院一审判处高某无期徒刑,并赔偿死者家属6.9万余元。

1.请注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请注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请注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请注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请注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