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交大回应“女教师患癌被开除”:开学后再说头条

中国青年报 / 头条 / 2016-08-19/阅读:
2016年2月9日,刘伶利发在微信朋友圈中的自拍照。 8月16日,刘伶利去世第三天,她的母亲刘淑琴整理女儿患病期间摆摊用的衣架。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摄 刘伶利生前摆摊所用的包、箱子和小车。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摄 58岁的刘宏是一位父亲,

2016年2月9日,刘伶利发在微信朋友圈中的自拍照。

 8月16日,刘伶利去世第三天,她的母亲刘淑琴整理女儿患病期间摆摊用的衣架。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摄

 刘伶利生前摆摊所用的包、箱子和小车。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摄

  58岁的刘宏是一位父亲,也是一位癌症晚期患者。这两天,他整夜睁着眼,情不自禁地翻看女儿的手机。看到别人给女儿的微信发来的文章——《在兰州一所大学教英语的她,在患癌后就被开除了》,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

  女儿刘伶利正是这条微信的主人公,可惜她永远看不到朋友发来的微信了。8月14日8时许,因为癌症并发心脏病,32岁的她离开了人世。

  大学女老师患癌症

  1984年出生的刘伶利一直是家人的骄傲。2012年,她从兰州交通大学外语专业硕士毕业,来到兰州交大博文学院工作,成了一名大学教师。

  “她爸爸有癌症,孩子特别懂事,除了上班,还给高三学生当家教补贴家用。”刘伶利的母亲刘淑琴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工作两年后,2014年6月1日,上完家教课回到家,刘伶利突然感觉腰部剧烈疼痛。当晚,父亲就带她去了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生说需要进一步检查。

  “第二天,感觉不怎么疼了,孩子就要去上班。”刘淑琴说,当时,女儿告诉她,如果不去上班,学校会扣钱,加上当时快期末考试了,怕耽误学生复习,就上班去了,直到学生放假后,7月23日才住院接受治疗。

  刘伶利家人提供的甘肃省人民医院冷冻切片诊断报告书显示,当时诊断为(双侧卵巢)增生性(交界性)浆液性肿瘤,高级别。

  那个暑假,父母带着刘伶利到北京求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2014年10月出具的一份病理报告显示:刘伶利“左附件区纤维脂肪组织及右侧卵巢、输卵管内仍可见大量高级别浆液性乳头状腺癌浸润”,“乙状结肠带结节、直肠窝肿物、大网膜、左侧结肠旁沟肿瘤内均可见浆液性乳头状腺癌浸润”。这意味着,刘伶利得了卵巢癌并且已经扩散。

  刘淑琴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确认,在北京治疗期间,女儿已经向学校请假。病情确诊后,随之而来的是化疗、开腹手术、切除卵巢……手术前,身为独生子女的刘伶利,曾一度想把自己的卵子冷冻保存下来,但是最后因为费用太高而放弃。

  2015年1月12日,一家人从北京乘坐火车返回兰州。刘淑琴告诉记者,女儿在火车上接到了博文学院的电话:“人事处的一位工作人员问她能不能来上班,让她14日去学校,女儿回复说身体不好,要和家人商量一下。”

  拿着厚厚一叠病历,带着北京的医生补开的请假条,1月14日,刘淑琴来到博文学院人事处为女儿请假。“学校原以为孩子得的是子宫肌瘤,病历上写得清清楚楚,学校才知道孩子得了癌症。”刘淑琴说。

  当时,考虑到女儿不能上班,刘淑琴请求这位领导,希望单位能继续给孩子买医疗保险。

  对方没有应允。刘淑琴当场哭了。据刘淑琴向记者描述,人事处处长当时告诉她,“不要给我哭,我见这样的事情挺多的,学校有规章制度,我也没有办法”。

  生病期间遭学校开除

  让刘淑琴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5天之后,刘伶利的工作就没了。

  “过了一周,学校让我女儿去一趟,当时她正在兰州治疗,就没去。事后,女儿确认自己被学校开除了。”刘淑琴说。

  刘伶利的家属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兰州交大博文学院《关于开除刘伶利等同志的决定》显示:经2015年1月19日院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该两位同志(包括刘伶利——记者注)连续旷工已违反兰博人字(2009)6号文件规定,违反了劳动协议的相关约定。为规范我院用工,决定开除刘伶利同志,解除与该同志的劳动关系。

  记者注意到,这份文件由陈玲签发,陈玲是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院长。

  事后,刘伶利在微信中与一位朋友说:“过了没几天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说没时间,然后就把文件寄回来了。”刘淑琴说,当时,女儿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一直在兰州治疗。

  在博文学院辛勤工作了3年,刘伶利收到学校寄来的开除文件,一时难以接受。她在微信聊天中向朋友抱怨:“开始他们不知道我具体的病情,我请了一个学期假,期末还打电话问我下学期能不能去上班,我妈妈就去学院告诉他们我具体的病情,他们一知道我真实病情就把我开除了。”

  开除,是职业生涯中不光彩的事。一时,身患重病的刘伶利有些绝望。其间,当朋友问及生病期间学校是否看望过她时,她在微信中回复:“没有,我妈去的时候都说让他们给我交保险,我们出钱他们都不愿意。”

  近些年,刘伶利的家庭频遭不幸。父亲下岗,也是癌症患者;母亲退休,还要照顾痴呆的老父亲。学校停止给她医保缴费,对于这个不幸的家庭来说负担更重了。

  “2014年7月刘伶利接受治疗,过了暑假,学校就没有给孩子发工资,我的钱加上我父亲的退休金,用来给女儿看病,孩子他爸在社区帮忙,每个月1700元的工资只能够他自己的医药费。”刘淑琴说完,站在一旁的父亲刘宏掀开衣服给记者看他身上的造瘘(用来排尿——记者注)。

  “学校没人来看望过孩子,2014年10月,学校提过一次来看,可是我们在北京治疗,以后再就没有说过。”说起学校如何对待重病的女儿,身患癌症的刘宏很伤心。

  直至去世,学校仍未履行法院判决

  面对学校突如其来的开除通知,刘伶利和家人都感到无法忍受,他们选择了诉诸法律。

  2015年3月29日,刘伶利向甘肃省榆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请求对学校作出的开除决定进行仲裁。2015年4月17日,因证据不足,该委员会作出对刘伶利的仲裁请求不予受理的决定。5月,刘伶利向学校所在地的榆中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5年10月20日,榆中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于2015年1月19日作出{兰博院发【2015】14号}《关于开除刘伶利等同志的决定》无效,双方恢复劳动关系。”

  至于刘伶利要求支付治疗期间的病休工资等福利待遇,因其未提供相关计算标准,法院不予支持;对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判决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其限期缴纳或补足;对原告要求被告补缴各项社会保险费用,判决表示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的受理范围,不作处理。

  刘淑琴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由于家人忙着给刘伶利治疗,都没有时间出庭。她回忆道, 一审的官司打得并不好,由于博文学院没有继续给孩子买医保,当时看病的花销很大,家人只能给她买居民医保,报销的比例比较低。

  博文学院不服一审判决,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兰州中院二审判决维持了原判。二审判决书写道:“二审中,交大博文学院亦认可在刘伶利与交大博文学院电话通话中,刘伶利陈述其本人及家人都在外地就医,无法履行请假手续,等回来后补办请假手续……不属于《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教师聘用合同》第三条第八项第3款约定的擅自离岗、旷工的情况。”

  判决载明:“交大博文学院以此为由开除刘伶利并解除与刘伶利的劳动关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认定交大博文学院开除刘伶利决定无效,双方恢复劳动关系正确,本院予以确定。唯适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交大博文学院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应予以驳回。”

  “判决下来不久,上上周电话说协商解决,昨天(学校)来电话又说开学再说。”刘伶利给朋友发微信说。此时,是她去世前的半个月。

  律师:开除系违法 学校:开学后再说

  在刘伶利二审代理律师蔡翔看来,开除是一种纪律处罚,学校的行为是非法解除劳动关系,也就是恶意解雇。

  “这是一种逃避企业法定义务的行为,刘伶利的要求很低,就是医保别停,能够减少自己看病的经济负担,可是学校还是把她开除了。兰州中院采纳了我们的意见,认为解除刘伶利劳动合同违法。”蔡翔说,“学院没有对教师的人文关怀,没有依法办事,在明知刘伶利患病并电话请假的情况下,还依然认为刘伶利是旷工,缺乏对教师的必要关心。”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二审判决之后刘伶利的社保和医保还没有恢复,学校并没有主动执行法院的判决,由于她的病情恶化一直在治疗,我们也没有时间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判决下来后,学校方面还是没有到医院看望刘伶利。”

  当被问及刘伶利去世之后,其经济损失是否能追回时,蔡翔表示:“孩子去世之后,父母有可能要求学校赔偿刘伶利的损失。劳动合同解除违法行为,造成了医药费能由医保报销的没有报销。挽回这个家庭的损失,我们还是会再提起一个诉讼,追讨学校停缴医疗保险造成的损失。”

  从劳动仲裁到二审判决,用了超过1年的时间。其间,刘伶利的病情也在不断地恶化,治疗花费了三四十万元,家中已经没有积蓄,只能靠舅舅接济进行治疗。刘伶利考虑到家庭实际情况,最终选择了中医保守治疗,这样的选择只是想多省点钱。只有在病情恶化的时候,才断断续续选择住院治疗。

  记者就此致电兰州交大文博学院办公室主任王世斌,他表示,对于此事,具体情况他不了解,也没有负责处理这个事情,学校正在放假还没有开学,等开学后再说。记者又多次电话联系兰州交大文博学院院长陈玲,但对方一直未接电话。

  去世前曾摆摊卖衣服

  据了解,刘伶利曾网购印度生产的抗癌药,因为价格更便宜。她加入过很多微信和QQ的抗癌群,与群友之间相互鼓励。住院期间,她还会自己涂上红色的指甲油,抹上口红,打开美颜相机自拍。

  “她是个要强的孩子,去年9月至12月在兰州治疗期间,看见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非要在家附近摆摊卖衣服。”刘淑琴拗不过她,让刘伶利坐在轮椅上,推着她到兰州东部综合批发市场批发衣服,孩子负责挑选,母亲负责拿东西。

  那些天,每到18时,母亲装上几包衣服,拉着小推车,拿着晾衣架,父亲推着刘伶利,一家三口去摆地摊。大多数时候,刘伶利坐在边上,母亲张罗卖衣服。

  “有一次城管过来,让我们收摊,我和她父亲整理衣服,她坐在轮椅上,城管就质问她‘为什么坐着不动’,当时就把孩子吓哭了。”刘淑琴告诉记者。

  刘宏含着泪说:“那天孩子回来心情就不好,不吭气,我知道她很委屈,放下了一个大学老师的尊严,摆地摊被城管追着,但是我也无能为力。”

  “妈妈呀,太痛苦了,妈妈救救我呀!”由于癌细胞扩散,刘伶利时常全身剧痛,只能靠打杜冷丁缓解疼痛。去世前几天,她把母亲手机中自己的照片全部删去。

  “真不想成为你故事中的主人公。”去世前几天,她给一个朋友发了一条微信,紧接着她又发了一条,“不好玩”。

  本报兰州8月18日电

1.请注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请注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请注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请注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请注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