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黄被抓名单”背后的那些段子和小民心思头条

北京时间 / 头条 / 2016-12-28/阅读:
12月25日上午,北京警方通报称,据群众举报,经缜密侦查,12月23日晚,北京警方依法对涉嫌存在卖淫嫖娼违法犯罪活动的多个场所进行查处,从保利俱乐部、蓝黛俱乐部、丽海名媛俱乐部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 应该说,自从2010年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被查之后,有

12月25日上午,北京警方通报称,据群众举报,经缜密侦查,12月23日晚,北京警方依法对涉嫌存在卖淫嫖娼违法犯罪活动的多个场所进行查处,从保利俱乐部、蓝黛俱乐部、丽海名媛俱乐部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

应该说,自从2010年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被查之后,有类似的查处卖淫嫖娼行动其实也不新鲜了。但是这次和六年前不同的是,一份所谓“涉黄被抓名单”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

经济学家马光远听说了一份上名单的标准:商学院教育背景、互联网圈子、活跃在创投界,于是赶紧给他认为符合标准的朋友王牧笛打电话“查岗”,结果“稍觉遗憾”的是王牧笛接通了电话。

而同时,因为被传“上榜”,诸如papi酱、徐小平等人也都纷纷出面辟谣,搞得煞有介事。

关于这份“涉黄名单”还有许多段子,比如说某谈判谈不下去了,突然一方说“我们能捞人”,于是这合同就签了;比如说某人接到诈骗短信,说自己被警方扣押,只要给王警官的帐号打XXXXX元,出来就给你XXXXXXXX元。

其实就从这些段子看,基本可以知道编造者多为底层。姑且不论警方为什么要根据单位和财经圈影响力总结一个名单,也不讨论这种名单为什么会流传到互联网上,单是为什么涉及这个“名单”的都是“互联网圈子”的,就可以知道这事儿有多荒谬,难道这三个夜总会都是专门承办网友聚会的么?那不成了像创业咖啡厅那样的路演中心了么?

当然,这种“名单”以后身后的一系列段子,其实不光现在有,当年查处天上人间的时候也有。比如当时就有媒体采访发现,很多社会底层,甚至是出租车司机,也都声称自己去过天上人间,这种蹭热点、开玩笑式的自我戏谑,某种程度上跟本次的“涉黄名单”有异曲同工之处。

从一个普通百姓的角度看,像这次被查的俱乐部,还有六年前被查的天上人间,除了被笼罩上一层桃色的神秘面纱外,更多了“高消费”的金边装饰,很多人不要说进去消费,恐怕就是从门前过也不会多看。然而什么人会在里边消费呢?他们在里边和那些花枝招展的年轻女郎们又有怎样的互动呢?去不起我还想不起么?于是各种段子、传说的出现也就不奇怪了。

而这份“涉黄名单”,之所以会集中在互联网圈子,恐怕恰好说明了编造者自己的认知仅限于互联网圈子,而编造者理解的“成功人士的生活”则不可避免地与这种场所相关联,这甚至也符合了许多社会底层百姓的想象,也因此才让这份“涉黄名单”流传的如此之热烈。

然而笔者想说的是,假如社会大众的认知,是把出入声色场所、被查后能捞出来作为一种成功、高档的标准,这固然是一种片面甚至是误解,但也说明了不论是法治还是文化层面,需要“扫黄”的地方还有很多吧。

文/北京时间工作室 梁千里

1.请注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请注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请注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请注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请注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