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河南艾滋病村里走出的涉黑“讨债人”(4)社会

北青深一度 / 社会 / 2017-08-09/阅读:
两条烟和三万欠款 在照相馆遭遇连番骚扰的时候,姜飞听说,不少艾滋病讨债者来自商丘柘城县双庙村。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卖血,这里成为了感染艾滋病最严重的村子之一。 当8月初,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

两条烟和三万欠款

在照相馆遭遇连番骚扰的时候,姜飞听说,不少艾滋病讨债者来自商丘柘城县双庙村。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卖血,这里成为了感染艾滋病最严重的村子之一。

当8月初,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来到双庙村时,大部分感染者眼里,“讨债”这件事不值一提,但也有感染者看不惯病友的行为,“干这事的,都是平时不注重脸面的人。”

感染者赵义今年60多岁了,问起他有没有参与过讨债,赵义先是摆手否认,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说:“其实,我们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嚣张,也没有赚那么多钱,是讲道理的。”

赵义始终认为,自己参与讨债从某个角度讲,算是“正义”的,有时候甚至不收钱。

大部分讨债者都是通过熟人找到赵义,最近一次帮人要钱是去年,赵义决定出山的原因是“一个朋友打工的工资要不回来”。赵义叫上两个同村病友,坐着债主的车,一起去了打工的工地。为了防止对方不相信自己艾滋病感染者的身份,赵义揣上了他取药用的本子作为证明。

赵义三人到了工地,堵住了工头,在太阳底下晒了半天,给工头讲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道理。赵义多半会跟欠债的人说,自己是债主的朋友,并且是等着债主还钱看病的艾滋病感染者。

赵义很多次都发现,一亮明自己艾滋病的身份,对方就会露出一脸“膈应”的表情,“他们恨不得你赶快走,别在他家坐着”。

耗了大半天,工头终于表态要还钱,结果对方借取钱的名义躲到了亲戚的工地上,赵义三人见工头骗人,一气之下把对方工厂的电闸给拉了。“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动手,不捣乱,只讲道理的”,只有对方耍无赖,赵义等人才会采取一些其它措施。最终,工头如数偿还了赵义朋友的工资。

由于是朋友的“生意”,赵义没有要钱,债主朋友请他们三个人在饭店搓了一顿酒肉,再每人给两条好烟,就算是报酬了。

△艾滋病感染者长期服药,抵抗力较差,这也成了他们中一些人参与讨债的理由之一

1.请注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请注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请注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请注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请注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