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河南艾滋病村里走出的涉黑“讨债人”(5)社会

北青深一度 / 社会 / 2017-08-09/阅读:
有理不怕报警 按照河南商丘当地的标准,每个月,像赵义一样的艾滋病患者,可以从政府领取260元的生活费,以及115元的补助,这每月375元的政策性补贴,是赵义唯一的稳定收入,儿子还会不定期地给一些钱。 由于身体的

“有理不怕报警”

按照河南商丘当地的标准,每个月,像赵义一样的艾滋病患者,可以从政府领取260元的生活费,以及115元的补助,这每月375元的政策性补贴,是赵义唯一的稳定收入,儿子还会不定期地给一些钱。

由于身体的免疫力低下,很少有艾滋感染者有足够的体力出去打工,或者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些女性感染者会去服装加工厂剪线头,从早上九点干到晚上,只能赚十来块钱,相比身体的消耗,得不偿失。

帮陌生人讨债,赵义一天的收费标准是一百块钱。

前几年身体相对硬朗时,赵义接到的讨债生意会多一些。在选择生意上,赵义会先问清债主有没有欠条、对方承不承认。确认债主“有理”,他才会参加。“只要俺有理,也不怕对方报警”,警察来了,赵义也能跟警察讲道理。

2015年,赵义出了一次“入行”以来最远的差,坐了两天两夜的硬座火车,到新疆帮搞建筑工程的远房亲戚讨债,与他同行的有5位村里的艾滋病患者,他们以参与工程的农民工身份讨要某单位拖欠的三百多万工程款。

忍受着异乡不同的气候饮食,足足“活动”了八天,赵义和对方终于达成了打款协议。他说,即使如此折腾了几千公里,每个人算下来也只拿到了四百块钱的酬劳。

一些村民看不惯赵义他们的这种生意,也有一些人暗中“羡慕”赵义。

四十出头的林美是村里年轻的艾滋病患者,长期的按时服药让林美看上去气色没什么异样,“我想去要债都没人找我”,林美坦言,自己看上去不像是感染者,到了要债现场,对方很可能会对她动手,加上自己嘴笨,不会说话,更没有人叫她一起去讨债,“去要账的,都是有材料(口才)的。”林美说。

讨债公司

讨债者中不只有艾滋病感染者的加入,其中一些生活中的“弱势者”也加入其中。

2015年11月,到姜飞照相馆闹事的人里除了艾滋病患者,也有残疾人和年纪较大的老年人。赵义也听说过,残疾人讨债“同行”的存在。

在商丘虞城县火车站附近,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找到了腿部有残疾的陈力,他曾参与过讨债活动,如今靠卖饮料为生。

陈力六七十岁的年纪,据他介绍,已经一年多没有到现场去讨债了,在此之前,他与多名残疾人有过一只“队伍”,很早之前这些残疾人还成立过专门的讨债公司,他也是其中的一员。

“虽然生意不多,但成功率挺高的。”后来,由于政府部门管控严格,公司也被政府取缔。他们又以“地下”的方式帮人讨债,一年前,这只队伍也最终散伙不干了。

“工作”的那几年,每单生意陈力能得到一百元左右的报酬,债主负责吃、住、行等一切费用。

据陈力说,原来讨债公司头目是一个叫任春华的人,此人现为虞城县“残联主席”,之前帮人要过账,也认识艾滋病感染者要账的那帮人。

查找“任春华”的相关信息,在一篇2010年发布的“商丘市残疾人爱心互助中心”博客宣传文章中,任春华以“虞城县肢残协会主席”的名号被提到。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以债主的身份拨通任春华的电话后,他承认了自己“虞城县肢残协会主席”的身份。

但任春华称,已经有快10年不做要债的生意了,任春华说,这几年不少残疾人都自己找到了工作,也有人做些小买卖维持生计,讨债的活儿现在不接了。

让陈力放弃讨债工作的原因,也是因为想过稳定的生活。近两年,相关部门一边清理欠债的“老赖”,一边也在管理他们这样的讨债队伍。

就在近期,商丘睢阳一批50岁到70岁年龄不等的“大妈”,因为参与各种债务纠纷、拆迁纠纷被法院判处2至1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陈力看到曾经的“同行”尝到了恶果,也不愿再冒险去讨债了。

△双庙村里的感染者渐渐老去,“讨债”的生意也在减少

1.请注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请注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请注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请注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请注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