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河南艾滋病村里走出的涉黑“讨债人”(6)社会

北青深一度 / 社会 / 2017-08-09/阅读:
消失的生意 艾滋病感染者赵义也发现,从去年开始,要债的生意已经少了很多,愿意参与讨债的同行也越来越少,除非朋友所托,否则赵义也不想再去。 赵义所在的双庙村,艾滋病感染者最多的时候有600多人,如今只剩下20

消失的“生意”

艾滋病感染者赵义也发现,从去年开始,要债的生意已经少了很多,愿意参与讨债的同行也越来越少,除非朋友所托,否则赵义也不想再去。

赵义所在的双庙村,艾滋病感染者最多的时候有600多人,如今只剩下200人左右,这批感染者的年龄在四十多岁到六十多岁不等,当年那批靠卖血赚钱的人已经步入中老年的行列,赵义的孙子孙女都已经快要成人,他逐渐度过生计最为紧迫的年纪。

赵义强调,就像当年卖了十几次血是为了一家人的生计,最终感染艾滋病。而后他以艾滋病感染者的身份帮人讨债,也是被生活所迫。

邻村的王丽夫妇和赵义的处境不一样,他们才四十出头,也是艾滋病感染者。他们也曾收到过“讨债”的邀请,但并没参加。王丽觉得有了孩子,得要些“脸面”,而且日子还没窘迫到那个份上。

村里的同龄人都出去打工了,王丽和丈夫终日守在大房子里无所事事,王丽和丈夫在客厅中间铺上一张凉席,没事的时候就坐在上面发呆,“有一种吃饱了等死的感觉。”

为了省些电费,即便是天黑了,王丽和丈夫也不怎么开灯,如果只是政府增加艾滋病患者的补贴也解决不了她和丈夫的问题。王丽希望政府能够提供一些机会,让他们在家做一些能够销售的手工艺品,那才能解决未来的问题。

赵义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活到六十多岁,政府免费提供的药物基本上可以控制住病情不再恶化,为了防止抗药性的出现,每过几年,病人们服用的药物就要更换一次。“每天早晚一次,一天也不能落下”。

一些年老者去世,村里艾滋病感染者的人数少了,来村里寻求帮忙的“债主”也越来越少。赵义说自己年纪大了,也折腾不动了,即便日后有人来找,自己也不想去了,相比一百多块钱的收入,好好活着更加重要。


1.请注意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请注意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请注意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请注意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请注意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